为保票仓!美政府取消加墨钢铝关税,但汽车税阴云难散

为避免与全世界为敌,美国政府在一天之中密集推出了多项贸易“休战令”。

此前白宫已经在16日宣布,对土耳其进口钢铝征收关税将从50%下调至25%。

在国会针对美国总统在关税方面权力过大的不满之声中,特朗普政府以取消钢铝关税的妥协举动,试图为国会通过《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铺路,此举一出,也得到了各界的欢迎。

相比起来,推迟汽车税的决定得到的回应则冷淡得多。其原因在于,业界担忧,来自汽车税的威胁并未消失,只是暂时延迟了六个月。

一直在代理相关“232调查”案件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磊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基于《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节规定及上述公告内容,此次汽车及零部件232调查的总统公告是调查结论和措施的实体决定,而不是程序性延期。公告本身并未出现此前媒体报道的“延期”做出决定的措辞。

同时,“如在180天内,磋商未能达成一致,则美国总统有权采取其他必要措施,应对进口产品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孙磊指出。

为了选票,美政府最终妥协

2018年11月,美加墨三国就达成了USMCA,然而由于特朗普政府拒绝取消此前征收的钢铝关税,三方陷入僵局。

此举导致,除加墨均威胁在立法程序中不批准USMCA之外,也引起了美国国会的不满,其原因在于,加拿大与墨西哥对美国征收的报复性关税涉及大量农产品,而这些中西部州均是共和党参议员的票仓。

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Grassley)就多次指出,想要让USMCA“过会”,必须取消对加墨两国的钢铝关税。

此前,美方希望加墨两国可以接受关税替代方案,即接受使用“自动出口限制”的方式,作为获得钢铝关税永久豁免的条件,此前韩国等国接受了这种方式。

不过,通过此次USTR的声明可以看出,加墨两国并没有就范。作为互相妥协,各方同意建立一个防止钢铝进口激增的机制,来对钢铝贸易进行监督。

USTR并在声明中指出,如果监控到某些特定钢铝产品进口激增的情况,美国可能会重新对这些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任何反制措施,则必须仅限于钢铝产品。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查阅美加和美墨之间的共同声明,均未具体解释将如何建立该钢铝进口机制。

美国商界对这项举措表示欢迎。在2018年的多次财报中,哈雷戴维森、福特汽车和惠而浦的高管都曾警告投资者,加征钢铝关税的举措导致了原材料成本上升。

美国商会会长多诺霍(TomDonohue)发声明表示,这一举动对美国农民和制造商起到了缓解作用,并为USMCA的批准带来了希望。

为保票仓!美政府取消加墨钢铝关税,但汽车税阴云难散

认定进口汽车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与对取消钢铝关税的赞同之声相比,特朗普政府推迟汽车税的决定得到的是更多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做出了推迟180天延期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加征关税决定,但美国商务部2月17日向特朗普上交了有关进口汽车和零部件的“232调查”报告明确认为,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威胁并损害美国国家安全。

具体而言,该声明指出,“汽车研发”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在汽车技术方面,针对其商业突破的快速应用,对于美国保持竞争性军事优势和满足新的国防要求是必要的。”该声明指出,在发动机和技术、电气化、轻量化、高级连接和自动驾驶领域都发生了重要的创新,而美国国防工业基地依靠美国汽车业,来开发对维持美国军事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

为此,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认为,美国汽车研发和制造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该声明指出,在过去三十年中,(美)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进口增加以及其他情况使得外资生产商比美国生产商具有竞争优势。

该声明还指出,美国汽车制造商在国内汽车市场的份额急剧萎缩,从1985年的67%(在美本土生产和销售1050万辆)下降到22%(在美本土生产和销售370万辆);而在同一时期,美国汽车进口量几乎翻了一番,从460万增加到830万辆。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进口了超过价值1910亿美元的汽车。

孙磊则对第一财经记者总结说,该报告认定的事实包括四点,即美国国内汽车行业的研发和生产能力受到进口产品明显冲击;欧盟、日本对进口美国汽车设置障碍;进口汽车的替代性严重威胁美国本土汽车行业的技术创新能力,以及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对美国国家安全形成威胁。

他表示,此次根据美方公告可以看出,美方首次就汽车及零部件“232调查”的产品范围进行了明确,其中整车包括两种,第一为乘用车——含轿车、面包车及厢式货车等,第二种为轻卡;其次,在汽车零部件方面,则包括引擎及部件、变速箱及传动部件以及电子元器件部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28xz.cn/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