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总裁后保姆催我生孩子,发现结婚证造假我才知他俩企图

嫁总裁后保姆催我生孩子,发现结婚证造假我才知他俩企图

大学毕业之后,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盘了一间30平米左右的小店,做起了“定制帽子”的生意。

“定制帽子”这种行当,在国内来说,相对比较小众。不过因为客观需求的存在,加之,我又时常为时装杂志,写一些帽饰搭配的专栏,以之推广我的小店,生意竟然不错。

我为我所拥有的,这份独立而自由的生活而骄傲——要知道,在我20岁那年,我不自知自己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小三”,差一点走上了命运的歧途。

那一段经历,也教会了我:女人,一定要挺起脊梁,不要为爱折了腰!有尊严,爱才能拥有长久的生命力。

1

我父母是做生意的,我打小就生活优渥。高中毕业后,爸爸送我到英国留学。没想到大二那一年,爸爸破产了,我被妈妈急召回家时,爸爸已经跳楼自杀,而妈妈在见到我后,仿佛卸下了身上的千金重担,一下子便病倒了。

卖掉家中房产,尚余一些债未还,妈妈又要养病,我,只能咬紧牙关挑起这个已经破碎的家。

我自小学打网球,球技颇好,于是应聘至一家网球俱乐部做陪练。对于仅有高中文凭的我来说,网球陪练无疑是个体面又赚钱的工作,但妈妈很不开心,她担心我想走捷径,依傍有钱男人。

她对我说:“伊伊啊,你爸的教训你要记住啊。钱是一分一分赚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你爸若不是想走捷径,又如何会被别人骗呢!这么大一份家业,赚起来多么不容易,就这么一下子没了……”

妈妈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看得我的眼睛也红了。

我告诉她:“妈,你放心,我只是觉得这份工作正好适合我,再说,工作之余,我还想温书学习,拿回大学文凭呢!家里这种情况,我暂时不打算交男朋友的。”

却没想到,上班没多久,我就遇到了林奕阳。

林奕阳四十岁了,是某文化公司的老板,长期锻炼使得他体魄强健,文化人的素养,又让他全身上下散发着儒雅的气息,在一大把有钱有闲的老板当中,他显得十分醒目。

陪练那天,我扎着丸子头,在额上束了白发带,身穿白色的紧身网球裙,我的绰约风姿加上娴熟球技,引起了林奕阳的注意。打球的过程中,他时常举着球拍,痴然凝视着我。还不曾被男人如此重视的我,在他的目光下,脸上一片嫣红。

“罗伊宁!”打完球,他喊住了我,“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他微笑的时候,两只细长的眼睛眯起来,有一种熟男的魅惑,令我的心“嘭嘭”直跳。

我明白他是对我有兴趣了,但却没想到他谦逊地说,需要请我帮忙,这一点有点打动我,因此我不像对其他邀约我的老板那样,直接拒绝,而是点头答应了他。

他请我吃日本寿司,这一点也十分中我意。中餐、西餐的各种花样我都吃过,我独独对日本寿司百吃不厌,我总是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寿司店,端详着那些精雅小巧食具的欢喜雀跃。爸爸说我重视觉享受超过对食物本身味道的感受,也许是吧。我欢喜地吃着,吃着吃着,竟然湿了眼眶。

“你是不是不习惯吃芥末?”林奕阳惊讶地问。

我连忙摇头,泪水再也忍不住滚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自己的际遇,把对爸爸的那种思念,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林奕阳陪着我,一直静静听我倾诉,直到我情绪全部宣泄了出来。当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时,我突然想起他要请我帮忙之事,便开口问他。

林奕阳道:“我们公司正在筹拍一系列名著的网剧,我觉得你的形象特别符合《茶花女》中玛格丽特的气质,想邀请你试试镜,不知道你想不想尝试一下?”

我知道我长得美,却没想过自己能够拍戏,林奕阳的话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我有些呆呆地望着他。

他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笑:“傻掉了?”

我醒转过来,不好意思地问:“你真的觉得我行吗?我可是从来没想过我能拍戏啊。”

“凡事都要试试嘛,人的很多潜力,都是这样挖掘出来的。”林奕阳呵呵一笑。

试镜很成功,我于是参演了《茶花女》这部网剧。我不是很喜欢文学,为了拍这个剧,我却把小仲马的原著反反复复啃了多遍。因为深入研究了玛格丽特这个角色,我的表演十分自然贴切,这居然让我小红了一把。我开始接拍一些广告片,也有心想往演艺的路上走。

林奕阳却不赞同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他说:“你这个网剧,是本色演出,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的气质特别像玛格丽特,那种纯洁真挚,那种出污泥而不染,你根本不需要表演就水到渠成。但演戏是不一样的!”

我有些恼:“你是说我没有演戏的天分喽?”

林奕阳看见我颇觉委屈的模样,伸手抚摩过我的头,以示安抚。那一刹那,我只觉我的心一漾,一种莫名的甜蜜和期待,使我的脸窜红了。

林奕阳望着我渐渐变红的脸,目光变了,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但在那种目光织就的网中,我意乱情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28xz.cn/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