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一生续文脉 ——回望曹厚德人生印迹

穷尽一生续文脉 ——回望曹厚德人生印迹

曹厚德(图右)和学者王重光(图左)一起 陈科峰 摄

将于今天下午举行的追悼会上,各界人士将送别被誉为“宁波工艺美术界泰斗”的曹厚德先生。

回望先生走过的88年生命旅途,恍若见证一个时代文化记忆的几个截面,看到一位文化接力者在不同时期被赋予使命,在文化的断层处努力梳理、重建、保护、守望。

鄞州的土地上,曾先后涌现过杨霁园、桑文磁等一批辉映传统人文精神的名家。晚年的曹厚德,时常说起他们。

鄞州的一代代文化人身上,从不缺痴迷、风骨和坚持。

曹厚德先生,是他经历的那个时代里鄞州文化人的样本。人已逝去,但留下的回响,将久久不息。

穷尽一生续文脉 ——回望曹厚德人生印迹

曹厚德(图左)在指点弟子 陈科峰 摄

促进宁波工艺美术事业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初,是我市工艺美术繁荣时期,有工艺美术厂、工艺美术二厂、工艺美术研究所、佛像艺术研究所、雕刻工艺厂,这一局面的出现,与我师父曹厚德有着很大关系。”昨天,刚从国外回来的弟子陈盖洪说。

改革开放初期,工艺美术品是宁波出口创汇的主要门类之一。当时活跃的技师,有很多是陈盖洪的师哥师姐们。

1960年,宁波创建工艺美术研究所和工艺美术实验厂,擅长书画,并掌握雕刻、灰漆等技艺的曹厚德被任命为主持工作的副所长及厂长。他四处招兵买马,寻访民间手艺人,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金彩漆传承人李光昭就是在那个时期跟着曹厚德学习:“我原先在油漆工艺厂工作,和一些工人一起,抽调去学习这项技艺,在木制底板上,通过油泥堆塑出图案,然后将打成薄片的金银箔碾成粉状,调入漆料后或涂或描或填,精心装饰精美的漆器。”后来他才知道,这项技艺,在那个时期,已经没有几个人会了,濒临失传。

在曹厚德的奔走下,宁波最有名的木工、竹工、漆工等都被挖了过来。竹编工艺、传统家具等商品,在1961年后曾陆续出口。他还主持和挖掘整理出传统工艺50余项,包括如今已成为我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三金一嵌”(朱金木雕、泥金彩漆、骨木镶嵌、金银彩绣)。他还创办了工艺美术学校,担任校长,亲自上课。

区文联副主席、鄞州印社社长史晓卿告诉记者,也是在那个时期,曹厚德从典籍中获悉大松石的记载,就实地挖掘矿脉,不仅使大松石重现印坛,还把大松石制成印章、挂件出口日本。

“他还试过自己去开采,简直是不要命了:和同事用自行车捆绑好不容易弄来的雷管和炸药,一路翻山越岭,同事在一个陡坡上摔倒受伤流血,他们到裘村医务室包扎后,在两位农民的帮助下继续上路,总算在天黑前到达。”说起曹厚德,史晓卿很是佩服。

穷尽一生续文脉 ——回望曹厚德人生印迹

2007年6月8日,在宁波首届二艺美术精品展上 龚国荣 摄

为鄞州两处“国保”留下精湛技艺

“他那时候当所长,白天忙于各种公务,吃过晚饭后,就来大殿里爬上爬下修改弟子设计的造型,一忙就到半夜,对工艺的要求非常严格。”陈盖洪回忆。

他说的是曹厚德在1979年后对佛像艺术的重建和探索。

当时,中国佛教界的“掌门人”赵朴初找人修复浙东名刹天童寺和阿育王寺里的佛像,要求在一年半内完成。而在宁波,会塑佛像的仅存寥寥几人,几乎到了“人去艺绝”的境地,时任宁波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的曹厚德再度接受任务。

曹厚德带领团队到苏州考察建于宋代的东山紫金庵佛像,到各地图书馆查找资料,揣摩塑像的比例和塑造技巧。随后,他带了二十几名学生上山开工。

半年多的时间里,30多座泥塑佛像做出来了,拍照送北京请赵朴初审看。赵朴初在装照片的信封上写下这么几句话:“佛像塑得不错,浙江还是有人才的,要好好培养接班人,将来大有可为。”

两个寺院,上百尊佛像,如期完成,速度之快、数量之多、质量之好,创下全国记录。曹厚德再次带领团队,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了一条路。2006年5月,天童寺、阿育王寺成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曹厚德后来又带领团队到全国20多座寺庙,重建2000多尊佛像,同时带出了改革开放后的漆艺、雕塑、造像的首批传承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28xz.cn/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