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附近好友 男子遭探探女网友辱骂两年 老婆患上精神疾病?

一男一女只是通过“探探附近”添加的网友,事发前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但三年后,两人却对簿公堂,引发了一系列刑事和民事案件。

当事人姚飞(化名)介绍,从2016年年底开始,陕西咸阳网友张婧(化名)通过邮件、微博、微信和QQ等各种网络手段捏造自己与其有不正当关系,并在微博上使用侮辱性语言辱骂自己的妻子邓颖(化名),致使自己和妻子的名誉遭受损害,妻子长期承受精神压力,因此患上抑郁症和强迫症。

加附近好友 男子遭探探女网友辱骂两年 老婆患上精神疾病?

邓颖诊断记录

2018年11月,邓颖以侵犯名誉权将张婧告上法庭。

4月22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张婧立即停止侵犯邓颖名誉权的行为;判决生效后10日之内在其发布辱骂内容的微博上发布致歉声明,并在首页连续置顶15日;张婧向邓颖支付精神抚慰金2万元。

5月4日,张婧对于辱骂姚飞和邓颖一事予以否认,并表示要上诉。

普通网友

演变为无休无止的侮辱谩骂

姚飞,成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乐于助人、爱好交友。“以前我的QQ、微信都是不设限的,基本上你申请我都通过。”

姚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就职于某大型国有企业,经常因公出差。2016年出差西安时,他通过“探探附近”添加了一名女网友张婧,后来两人互加为微信好友、微博好友,当年三四月,双方通过视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我开诚布公地说自己已婚,职业是什么,张婧以前恰好和我一个朋友在同一个公司工作过,于是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姚飞说,从聊天中他得知张婧是90后,已婚,是一名家庭主妇。

姚飞称,因两人只是普通网友,又没有见过面,网聊几个月便觉得双方无话可说,2016年7月他便将张婧删除。

2016年底,事情来了。姚飞的亲戚朋友陆续收到一个自称是男子发来的信息,说姚飞长期与自己老婆有不正当关系,行为不端,要声讨他,在某些信息中,这人透露自己老婆名叫张婧。

“后来我妈、我妻子均收到这些信息,这个人除了骚扰我和我家人之外,还不断通过我朋友打探我和家人的隐私。”姚飞说,2017年3月,这名“男子”开始将辱骂矛头对准自己的妻子邓颖,并使用侮辱性语言攻击妻子的长相、学历等。

2017年2月,对方一封邮件使得姚飞确认,这名“男子”正是张婧。“我问她,我勾引了谁,她发来了张婧的化妆照。”

当年4月27日,姚飞向成都锦江区公安分局报案,办案民警电话联系了张婧,对她进行了警告和教育,她表示不会再骚扰姚飞,随后通过微博向姚飞及其周围朋友道歉。

“按照正常思维,此事就到此为止了吧,结果她并没有,还在继续。”姚飞说。

2017年9月,姚飞再次报案,2018年1月26日,锦江区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案进行立案侦查,不过,在2018年6月,办案民警到陕西西安对张婧实施抓捕未果。

加附近好友 男子遭探探女网友辱骂两年 老婆患上精神疾病?

立案回执单

见侦查无实质进展,姚飞提起刑事诉讼,2018年6月1日,姚飞指控张婧诽谤自诉案由锦江区人民法院受理。

妻子被辱骂出精神疾病

需要定期心理咨询

2019年5月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姚飞,他今年34岁,1.83米的个子,浓眉大眼,身穿一身黑色运动装,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即便到今日,这种骚扰和辱骂都还没有停止。”姚飞展示了一个微博账号,里面用侮辱性语言攻击姚飞及其妻子邓颖,内容与以前的大同小异。

长达两年多的骚扰和辱骂,给姚飞和家人的生活带来极坏的影响。

“我的单位已经警告我多次,不能牵扯到单位,而和我爱人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她对我的信任度很低。”姚飞说,2016年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原本他们打算生二胎,但因为张婧的骚扰,这个计划不得不暂时搁置。

姚飞说,张婧的辱骂还涉及到妻子原生家庭的隐私,对邓颖来说,是二次伤害。

加附近好友 男子遭探探女网友辱骂两年 老婆患上精神疾病?

邓颖看病时的自诉

“她在事业单位任职,因为张婧的骚扰,她甚至中断工作一段时间。”姚飞展示邓颖的就诊病历显示,2018年2月28日,邓颖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诊,邓颖自诉“一直认为有人干扰自己,心情不好、烦躁、睡眠不好,冲动易怒。”被诊断为重度抑郁倾向,同年11月,邓颖还被华西医院临床心理评估和治疗中心诊断为中度强迫症。

加附近好友 男子遭探探女网友辱骂两年 老婆患上精神疾病?

诊断记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28xz.cn/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