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的生存启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日本企业的生存启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日本的现代化主要是学习西方得来的,但是日本仍是一个具有深重东方文化底蕴的国家。欧美国家发展出来的现代商业社会,是建立在契约、自由市场、私有产权等现代化哲学制度上的。我们从小听说的欧美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以利益为准则,商业是冰冷且理性的,没有那么多人情与世故,像德国人那种一是一、二是二的刻板印象算是西方商业的一个典型具象化表现。

日本商业的现代化是承接了西方制度文明的产物,尊重私人产权,重视契约精神,工业技术决定商业基础,等等一些现代化的特征都有。但是那则材料里讲到了一处日本企业区别于欧美企业的优势,就是东方人情文化构建起的高效产业联盟。

欧美企业氛围,整体是以自由市场为基础,在价格的指导下寻找合作方,以合约为保障实施合作共赢。比如通用汽车,上游有上万家供应商,通用汽车会定期推出自己的零件需求合同,上游供应商根据规制要求进行订单竞争,获胜者实施生产供应。而日本企业在这方面做到了极致。

日本企业在商业合作中加入东方文化,多方构成类似亲缘关系的结盟,大家实施更高效的商业配合。对比的例子是丰田,丰田汽车的上下游合作商只有几百个,而且都是长期固定合作。丰田实行的是共同发展策略,丰田有新车开发项目,在项目启动阶段就会让供应商们参与进来,这样零件供应商们就会更好的了解丰田未来需要的技术支持,自己的生产工艺也会随着丰田的发展而提前调整。正是由于这样高效的深度配合,丰田曾经实现了零库存的商业神话,即所有的零部件都在来的车上,零部件入厂就上流水线,成品下流水线就出厂进入经销商网路。这种高效的配合需要的是同步发展,需要的是亲密且稳定的联盟合作关系。

正是日本这种商业文化,造就了日本一代明星企业。像丰田、本田、索尼、松下这些核心企业,都有自己的联盟班底,从供应商到分销商,还有金融企业联盟等。在联盟内大家同步发展,企业彼此间可以拿到最低利息的资金支持,彼此之间以固定合作关系共生,以情感关系来降低利益博弈,将产业结构优化到了极致。因此十几年前,日本企业的产品形象就是,价格低、质量好,很大程度上碾压他的欧美老师。像汽车、电视、相机、电子表等,日本的产品在世界范围内都首屈一指。

日本企业的生存启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日本产品好是刻在我们记忆里的印象,但是近十几年世界商业波诡云谲,越来越多跨时代意义的产品你方唱罢我登场,在这个浪潮当中日本企业好像有点跟不上趟儿。当然我们上一part提到的那些产品,日本企业仍然占据着重要席位,像丰田的汽车,索尼的单反等都还是大众喜爱的产品,有些甚至是首选的产品。但是像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互联网应用等新兴领域,好像很难想起什么日本品牌。

从IT革命到互联网革命,再到近年来的移动智能终端崛起、人工智能涌现,日本不仅经济失去了二十年,商业好似也失去了二十年。核心原因在于,这一轮的产业升级,不是在原有产业延长线上的创新,而是技术实现了一次跳跃式发展。

日本企业擅长的那些领域往往是在机械制造领域,像什么汽车、单反、电视等。但是这个时代的商业主流是电子领域,衍生出来的是IT、互联网、移动终端、人工智能这些产业,创造的是像微软、谷歌、苹果、Facebook这样的企业。这些产业和企业在中国也都能找到对照,但在日本很难找到踪影。

日本以亲缘关系构建起来的产业联盟优势,将机械制造商业发挥到了极致,彼此之间的高效配合将商业潜力挖掘到了最大。但是现代商业变数极大,需要大范围协作,每个企业都将自己的业务打磨成模块,然后和其它模块进行拼接合作,这个过程中那种高效配合的协作就不那么重要了。同时现在商业一直在推陈出新,上个月的技术到下个月可能就过时了,刚还是明星产品下一秒可能就被迭代者取代了,这个时候企业要想生存,就更需要从大范围内找寻合作方,进行模块拼接创新。

日本原有的企业优势就是将一群企业绑定成一个固定联盟,用高效贴合的方式发挥产业优势。但是在新商业时代,每个企业都实现了独立封装,然后和其它企业进行模块化拼接合作,能否找到最新模块成为致胜的关键。原本日企联盟那种不可拆分的固定结构,一下子从优势变成了致命的劣势。内部结构上几乎无跳跃式创新的可能,因为彼此是同步发展的;外部压力下更无解体自生的动力,一方面日本的社会环境不允许企业倒闭,另一方面单独一个企业也没有脱离联盟保护的勇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28xz.cn/519.html